• <tt id="mdavb"><rt id="mdavb"><em id="mdavb"></em></rt></tt><tt id="mdavb"><rt id="mdavb"><source id="mdavb"></source></rt></tt>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nba雄鹿 > >

    中國人這么怕它“臟”真不是小題大做

    chevyvolt,兔子幫漫畫全集,丁丁歷險記獨角獸號的秘密,洗碗姐

    發布時間: 2020-11-05 10:03 文章來源: 互聯網 作者: admin 收藏 百度搜索本文

      

      

    一到冬天,我最怕的事兒不是家里沒有暖氣,也不是空氣太干導致嗓子疼;

      

    相比客觀上的困難,那些生活習慣上的碰撞才是讓人難以馴服的隱形導火索。

      

    正如空調開幾度已經成為了夏天情侶分手的最大原因(誤),冬天要不要開窗通風,如今早已變成當代年輕人最新的話語權爭奪戰。

      

    直到前幾天,我親眼目睹了鄰居家的小情侶因為霧霾天到底該不該定時開窗而大吵了一架,才發現面對生活習慣的難以調和,沒有人是理智的。

      

    一方面,年輕人越來越多地把精致宅掛在嘴邊,特別注重在家時的生活品質;

      

    而另一方面,從霧霾成為廣泛的大眾議題以來,人們就從未停止過對于空氣質量的焦慮。

      

    表面看來,全民搶購空氣凈化器熱潮貌似是過去了;

      

    但是對于空氣的焦慮,還是體現在日常生活方方面面。

      

    01、一天不通風,我就覺得我要死了

      

    盡管人們的一些情緒存在過度緊張的嫌疑,但也的確說明空氣質量至今仍是一種普遍的焦慮來源。

      

    而作為像飲用水一樣的日常必需品,與之相關的一點風吹草動,都牽動著大眾的神經。

      

    Vista劉亦菲就曾經在北京霧霾最嚴重的那個冬天,養成了每天早上起來都要用空氣質量檢測儀查看一下污染指數的習慣,比吃飯還準時;

      

    直到發現自己買的那款儀器被媒體爆出是假貨,看起來像模像樣的數據,其實測的只是室內的風速。

      

      

    發現時的心情如圖。

      

    當然,與更多空氣凈化原教旨主義者相比,她這拿檢測儀當飯吃的勁頭只能算是小巫見大巫。

      

    如果在網上搜索為了把家里的空氣弄干凈都做過什么努力,你可能會看到更多頗有儀式感的奇葩行為大賞。

      

    大到買房買幾層空氣質量最好,小到工業電扇能不能吹走霧霾,室內空氣早就成為了無數人在生活決策中首要考慮的因素之一。

      

      

    盡管所信奉的流派各不相同,但急迫的心情卻是一致的。

      

    比如對于大多數中老年人來說,一切空氣問題都可以用通風來解決。

      

    夏天怕熱、冬天怕冷的年輕人永遠不理解他們對這兩個神秘的漢字的癡迷。即使每天要花7、8個小時在外遛彎,他們依然熱衷于把家改造成四面透風的公園涼亭。

      

      

    室外溫度已經逼近0度,也要堅持在睡前開上兩個小時的窗戶;最后屋里的二氧化碳是放走了,但全家人也都被凍出了鼻涕。

      

    讓人在冰窖一般的臥室中睡上一晚又一晚,連做夢都在吟誦杜甫先生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不過另一方面,在爸媽的寒冷攻擊下瑟瑟發抖的年輕人,對于家里的空氣也同樣有著自己的執念。

      

    特別是在今年疫情之后,很多人都養成了外出全副武裝的習慣,家更是成為了他們試圖抵抗污染、病毒的安全港。

      

    不少在一線城市奮斗的獨居青年,研究起空氣凈化設備的勁頭簡直不亞于最新款的智能手機。

      

    而下班回家后摘下口罩、洗臉洗手,然后躲進自己的小臥室看著凈化器的檢測燈從紅變綠,也已經成了他們生活中最奇特的治愈瞬間。

      

      

    用放屁來檢驗空氣凈化器的凈化性能,是當代年輕人的空氣哲學。

      

    為什么空氣焦慮開始成為人們的時代病?

      

    一個讓人無法反駁的理由是,人們面對的空氣污染的確比過去要嚴重的多,也復雜的多。

      

    從霧霾、沙塵,到供暖廢氣、工業廢氣排放,污染源越來越復雜,有關呼吸道疾病的例子也越來越普遍。

      

      

    我們最近對于三甲醫院呼吸科主任胡洋醫生進行了一次采訪。他回憶,自己小時候身邊的癌癥病人大多以肝癌和食道癌為主,現在反而是肺癌患者越來越多。

      

    而整體上的數據也同樣佐證了這一點——肺癌從以前癌種當中的第四、五名,現在成為城鎮人口當中的第一名,農村人口癌種發病率的第二名。

      

    更重要的是,隨著大眾對于空氣質量的更深入了解,可見的危險似乎也更多了。

      

    一開始,對于霧霾的恐慌還僅局限于可吸入顆粒物的殺傷力,以為只要把PM2.5降低到可控范圍內,就萬事大吉;

      

    沒想到一場疫情又讓大家對于空氣污染的危害性有了更深入的認識——這些顆粒物不僅本身會對呼吸道和肺部帶來傷害,還會進一步成為細菌、病毒的培養皿。

      

      

    上海同濟大學環境學院副教授徐斌也證實,顆粒物對人體的健康危害可能是一個長期的、慢性的影響。

      

    在冬天相對穩定的氣候條件下,顆粒物本身就難以消散;

      

    這也難怪人們無法停止對于空氣污染的恐慌。本以為是場速戰速決的閃電戰,沒想到敵人一山更比一山高。

      

    02、擁有一屋子干凈空氣,比想象中難多了

      

    無處不在的空氣讓更多人產生無法消除的危機感,人們迫切想要掌控呼吸自由,哪怕只是在一個很小的空間里。

      

    這也可以解釋開頭的那個現象——為什么越來越多人開始自發成為空氣凈化十級學者——家務可以等等再做,但是空氣必須是頭等大事。

      

    特別是與外界相比,室內空氣污染來源本身就更為復雜:

      

    家居甲醛的釋放,做飯時產生煙霧、氣味及顆粒物,寵物從室外帶回的過敏源……

      

    很多鼻炎患者從入秋開始,就開始整天開著凈化器;

      

      

    而對于有小孩的家庭來說,更是恨不得把一切可疑物質都消滅在源頭處。

      

    面對這個特殊的2020年,人們的擔憂又有了新的切口——

      

    不僅擔心入冬后氣溫的降低是否會導致疫情卷土重來,也開始對空氣中的流感病毒保持更高的警惕。

      

    這并非完全是杞人憂天。相關研究早已證實,新冠病毒有著怕熱不怕冷的特性,在低溫的環境中往往能夠存活很長的時間,并且還保持傳染性。

      

    而根據胡洋醫生在采訪中提到的信息,無論是新冠病毒還是冬季需要我們特別關注的H1N1流感病毒,都極有可能吸附在霧霾中細微顆粒物上,再經過空氣傳播呼吸道感染到人體。

      

    而流感其實會導致很多原有的呼吸道疾病的加重,如慢性阻塞性肺病、支氣管哮喘,同樣對于人們的健康存在很大威脅。

      

    換句話說,以前或許還有人對于室內空氣持有過得去就行的隨意態度;

      

    但面對越來越升級的威脅,現在也不得不開始投入空氣過濾大軍的懷抱。

      

      

    然而,盡管市面上針對提升空氣質量的產品越來越花哨,但帶來的困惑也越來越多。

      

    有些人是因為對原理的一知半解,在實際操作中陷入誤區。

      

    比如某北方網友聽醫生說干燥和高溫的疊加會導致室內環境的細菌數量增多,于是特地買了臺超聲波式加濕器,為入冬供暖做準備;

      

    秉持著讓家里有點清香味的樸素念頭往水里放了兩片檸檬,結果大半夜因為急性肺炎住進了醫院。

      

      

    加濕器會把水中的各種成分制成可進入肺部的氣溶膠,不能什么都往里加。

      

    然而另一方面在市面上的空氣改善產品普遍功能跟不上需求的情況。

      

    即使把原理研究的再透徹,也很難真正解決掉擔憂的問題。

      

    正如徐斌教授提到的,除了我們談之色變的PM2.5外,如PM0.1等一些更小的顆粒物,也同樣會被人體吸入,引發呼吸道疾病;

      

    這類可以直達肺泡的顆粒物主要來自與汽車、燃油車的尾氣排放,因此在汽車密度較大的中部、南部城市較為顯著。

      

    可在全社會談霧霾色變的氛圍中,其嚴重性卻常常被一句南方空氣好而遮蓋。

      

      

    更不要說對于人們現階段更加關心的室內流感病毒問題,幾乎很少有相應的產品能夠給出相應的解決方案。

      

    正如徐斌教授在采訪中提到的,霧霾帶來的不止是顆粒物,還有漂浮在空中的細菌。

      

    在秋冬的低溫下,凝結出的水會以顆粒物為核而凝結;而當這些顆粒物表面積累了足夠的水份,也可能提供更多的養分給細菌。

      

    在徐斌教授看來,當遇到氣象條件不利的情況時就不應開窗通風,應該習慣使用空氣凈化設備來改善室內環境。

      

    然而不可忽視的是,市面上的很多空氣凈化器可以過濾了顆粒物本身,卻難以在短時間內解決掉這些蠢蠢欲動的病菌。

      

    于是盡管很多人充分明白各種污染物的危害,現實中卻只能兩害相權取其輕——

      

    要么開窗通風的同時放進質量更差的空氣,要么只能任由病毒在相對封閉的室內繁衍生息。

      

      

    03、如何讓家成為現代人的堡壘?

      

    這或許也可以解釋,為什么近幾年新風系統受到了很多人的歡迎。

      

    既能保持室內外的空氣流通,也能將形形色色的污染物攔在房間之外。

      

    然而,這種從硬裝著手的方案,注定與租房族和不打算重新裝修的二手房房主無緣;

      

    而即使是那些喊著新風系統天下第一的人,很多也都會被某種不可控的客觀因素勸退。

      

    有的老房子受到結構的限制,有人擔心后續的保養和維修。

      

    更何況,大多數新風系統本質上依然是在針對可吸入顆粒物。而在經過了今年,很多能夠通過氣溶膠等方式傳播的病毒已經成為了人們新的敵人。

      

    人們迫切地需要一個更具針對性的解決方案:既能迅速、有效地提升室內的空氣質量,同時擁有更強的可操作性。

      

    針對當代人對于室內空氣越來越復雜的需求,戴森推出了集精準監測室內污染物檢、過濾H1N1,顆粒物和有害氣體等多功能于一體的產品——DysonPureHot+CoolCryptomic™戴森空氣凈化暖風扇。

      

      

    徐斌教授曾在接受采訪時談及空氣凈化領域的濾網標準。

      

    他指出,F級的濾網已經可以過濾掉90-95%的PM2.5;但是如果想要大到較好的過濾效果,需要用到H級的濾網,才能迅速實現污染物濃度衰減。

      

    而戴森HP06空氣凈化暖風扇此次不僅采用了H13級別的PTFEHEPA濾網,還疊加了活性炭濾網,并經過250多次折疊——

      

    前者可以去除99.95%小至50納米顆粒物,后者可以吸附苯、二氧化氮等有害氣體。

      

    不過,能夠有效過濾并吸附顆粒物及有害氣體,只是戴森空氣凈化暖風扇的第一步;

      

    PTFEHEPA+活性炭濾網這一組合真正的精髓在于,能夠有針對性地解決掉空氣中漂浮的H1N1病毒。

      

    經過中國家用電器監測所檢測,戴森凈化風扇可以有效過濾99.9%H1N1病毒;

      

    在冬季這個霧霾、流感雙雙頻發的季節,這無疑緩解了很多困在空氣焦慮人們的一大心病。

      

    徐斌教授在談及空氣凈化器的選擇時還提到,除了濾網等級外,送風距離也是非常值得關注的一個參數。

      

    畢竟沒人會只在凈化器附近活動,即使是再高效的過濾能力,如果單單只能保證局部的空氣清潔,也只能是看上去很美。

      

    在這方面,戴森空氣凈化風扇同樣不示弱——

      

    使用AirAmplifier™氣流倍增技術輸送強勁氣流,每秒噴射290升潔凈空氣。

      

    這項技術通過中國家用電器研究院與戴森共同推出《射流式空氣凈化送風系統》(POLAR)測試標準,此項測試用于檢測自動模式下受測機器的對污染顆粒物及有害氣體的過濾能力、整個房間內的均勻凈化能力以及促進空氣循環的能力。

      

    相較于潔凈空氣輸出比率(CADR)測試空間較小,而且主要測試機器的最高檔程序,缺少智能化評價及凈化均勻度評價。POLAR測試填補了CADR測試的空白,主要檢測自動模式下機器的智能凈化效果、均勻凈化能力以及空氣流動性能。

      

    通過測試的凈化風扇,不僅能確保潔凈空氣覆蓋到整個空間,更能讓H1N1在室內站不住腳。

      

      

    胡洋醫生曾經提到:冬天適宜的室內相對空氣濕度應當維持在40%-70%,過高或過低都都不利于人體舒適度。干燥和高溫的疊加還會導致室內環境的細菌數量增多,會有引發疾病的可能性。

      

    而針對南北方不同的地域氣候環境特點,戴森也推出了兩款不同功能的風扇。

      

    一是帶有快速制熱功能的HP06空氣凈化風扇,可以解決南方室內供暖不足的問題;

      

    帶有加濕功能的PH02加濕空氣凈化風扇,則能為北方干燥的室內空氣帶來潔凈濕潤的空氣。

      

    戴森不滿足于空氣凈化器的單一角色,更是致力于為大眾提供一個更加舒適的室內環境。

      

      

    上海紅房子婦產科醫院新生兒科使用戴森凈化空氣風扇。

      

    今年戴森與上海市志愿者服務公益基金會合作,在文明辦以及衛健委的支持下,向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呼吸科等多家上海市三甲醫院提供空氣凈化風扇,助力醫患的室內空氣健康。

      

      

    上海中山醫院呼吸科使用戴森凈化空氣風扇,以提升室內空氣健康。

      

    而這個冬天,無論你是害怕自己在冬季流感中中招,還是想要在城市中擁有一片屬于自己的潔凈空氣,我都推薦你試一試這臺戴森空氣凈化風扇。

      

    在快節奏的都市生活中,家就仿佛是我們抵抗外界威脅的堡壘;

      

    而戴森帶給你的這份安全和舒心,能讓每一個人都體會到終極的歸屬感。

    (責任編輯:admin)
    本文標簽: